首页 » 财经 » 正文 »

新得利网注册·创业者如何对抗“焦虑”?她们这么说……

来源:互联网      2020-01-11 11:05:07 热度2181

新得利网注册·创业者如何对抗“焦虑”?她们这么说……

新得利网注册,在多年创业历程中,女性创业者们经历过暖春,也经历过寒冬。她们用自身的经验现身说法“如何对抗焦虑”。

文|《中国企业家》记者 武昭含

编辑|李薇

图片来源|中企图库

“我最大的焦虑是方向性。”

12月8日至9日,在由《中国企业家》杂志社主办的2019(第十八届)中国企业领袖年会木兰说“创造001”论坛上,创新工场总裁、木兰汇理事陶宁这样总结她的创业历程。

焦虑,几乎是每个创业者必须要经历的心路历程,一千个创业者就有一千种焦虑,多位女性创业者都在昨天的论坛上谈到了自己的焦虑:

陶宁因为每个决定都具有不确定性而感到焦虑;探路者集团董事长兼总裁王静因为要权衡风险而感到焦虑;乐华娱乐创始人杜华因为看不清商业模式而焦虑;智慧芽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关典也表示在创业过程中,对于各种焦虑感同身受。

1992年便下海创业的华策影视集团创始人、总裁,木兰汇常务理事赵依芳,在经历27年创业之后,心态更显平稳,她表示:“变革、调整、高峰和低谷,是每个创业者都要经历的。”

智慧芽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关典。

上述几位女性企业家久经沙场,分别在各自的领域创造了新理念、新产品、新作品、新商业模式。在多年创业历程中,她们经历过暖春,也经历过寒冬。在论坛上,她们用自身的经验现身说法“如何对抗焦虑”。

焦虑来自于每一个决定背后的不确定性

加入创新工场之前,陶宁曾在微软、ibm、谷歌等国际大公司有过丰富的从业经历。十年前,陶宁在李开复的邀请下加盟创新工场,担任总裁。那时的她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踏上了一条完全不同的职业道路。

创新工场总裁、木兰汇理事陶宁。

成立的十年里,创新工场参与创造了70家估值超过1亿美元的企业以及17家独角兽。陶宁坦言,这是硕果累累的十年,但也是充满挑战与困难的十年。

焦虑,这个时下常见的情绪病,陶宁也不能幸免。她分享道,以前打工的时候也会焦虑,但作为职业经理人,有老板定框架,在确定方向的情况下去创新,创造是有边界的;而现在的焦虑与那时完全不同,现在的焦虑是方向性的。

陶宁形容现在的焦虑就像“突然被扔到了大海里,突然进入了一个完全黑暗的地方,不知道东南西北,也没有上下方位”。但还是要做决定,因为“员工在等你做决定,客户在等待新产品,投资人在等你进步”。

创业者的一个决定意味着什么?“意味着钱花出去了就要做出去,无论你的选择是东南西北的方向,无论它是不是能达到你的预期、达到你想要的结果。这个充满不确定性。”陶宁这样理解。

创业者的焦虑在于每个决定背后的不确定性,没有创业的人或许体会不到不敢睡觉、不敢上班、不敢做决定。陶宁说,自己有时候会想,能不能拖一拖、等一等再做决定?“但有些事情再想不好也不能等你三个月。”当她闭上眼睛下定决心“就这么做吧!”实际上心里想的是“上天保佑我,这个决定是对的。”

如何对抗焦虑?这让陶宁深有体会。“要自信。”她表示,“信心不是投资人给了多少钱、客户给了多少表扬、员工天天夸奖老板就能给到了,信心是当创业者发现大部分决定靠谱,大部分决定结果还不错的时候慢慢建立起来的。有了信心的那一刻,创业者的腰板会挺直,脸上也会挂上笑容,不再骂员工,不再焦虑地去揪头发,不再失眠,你慢慢觉得‘我能做到’,而这个‘做到’可能还会代入到下一个境界,你发现你在修行的路上了。”

变革、调整、高峰和低谷,

每个创业者都要经历

华策影视在业内有“爆款制造机”的美誉。华策影视创立于1992年,2010年上市,2012年成为国内体量最大电视制作公司之一,每年生产1000集左右的电视剧,出口到全球180个国家。华策影视创始人、总裁赵依芳用四个维度来确定产品的定位:明确观众喜好、让投资人挣钱、作品符合国家利益、符合价值观。

华策影视集团创始人、总裁,木兰汇常务理事赵依芳。

华策影视对内容的把握一向走在行业前列,《亲爱的,热爱的》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《海棠依旧》……每一部作品拎出来都有亮眼的成绩。

2018年,“阴阳合同”“限制天价片酬”“税务风波”等现象引发行业持续震荡,影视股出现大崩盘。赵依芳在分享中透露,根据工商统计,2019年大概有1880家影视公司歇业,占整个行业的20%~30%。不少人感慨影视行业进入寒冬。

创业者如何走过寒冬?作为一个创业27年的老兵,赵依芳认为,面临行业变革时,首先要自己想明白,重新梳理一切,这是每个创业者都要经历的过程,“任何行业的创业者都要面临很多变革、调整、高峰和低谷”。

赵依芳表示,影视行业经历了从无到有,从作坊型到资本进入,再到出现资本泡沫的过程,2014年、2015年,影视行业的公司上市以后即便没有利润也有几百亿的市值,有些公司会被冲昏头脑。但是天上不会掉下来那么多馅儿饼,随着经济进一步调整、整顿治理,行业的不规范现象会受到冲击,泡沫终将破碎。让赵依芳深有体会的是,创业过程一定要适应国家的发展战略。

从2012年开始,得益于当时我国文化产业的高速增长,华策影视逐渐在市场中占据20%左右的份额,彼时华策影视有很大的雄心壮志,感觉“好像离好莱坞不远了”,每年都会生产大量爆款作品。但是赵依芳却觉得,没有经历冬天、没有经历行业变革的华策影视是“体胖”但不结实,于是华策影视开始加强瘦身健身,强调高质量发展。赵依芳总结,把企业做好、创业长命是企业发展过程中必须要解决的两件事,“不然以后会后悔”。

勇当“小白鼠”的攀登者

因为热爱运动,王静创立了户外消费品牌探路者。她对运动的热爱从学生时代便已开始。因为好动,甚至被老师建议改名为“王动”。

探路者集团董事长兼总裁王静。

好动的王静和她的合伙人凭借一项帐篷专利起家,用十年时间带领探路者登陆创业板,成为市值数十亿的户外领军企业。作为探路者集团董事长兼总裁,王静既是自家产品的设计者,也是最先尝试所有创新产品的“小白鼠”。

在带领公司不断攀登的过程中,她自己也在不断刷新纪录:10次登顶8000米级山峰,4次登上珠穆朗玛峰,2014年曾独立组队修路登顶珠穆朗玛峰,她组织的队伍成为当年唯一从珠峰南坡登顶的攀登队。并且当年用142天完成7+2地球九极探险项目,打破196天的世界纪录。

在创业的过程中,王静也遇到过很多艰难,除了热爱,持之以恒地坚持也是她克服困难的要诀。“坚持太重要了,创业中间遇到太多的坎要爬,每天都面临不确定性和风险。”王静强调,坚持攀登、探索的过程很难,挑战自我、实现自我的过程也很难。

遇到挑战该如何应对?王静认为要找到dna,然后聚焦,唯有此才能将优先的精力花到这一点上,然后做到极致。“只要创业,作为领导人,每天都在风险上权衡,这是非常焦虑的过程,但是一旦定下来焦点,具体做这件事情本身问题不大。”

同时,王静也十分重视品牌文化。为了打造品牌文化,王静除了自己身体力行之外,每年年初,企业全员都会来一场马拉松。做出这个决定后,其他公司高管都不看好,觉得最多20%的人能完成马拉松,但最终的结果却出人意料得好。“我们近500人参加马拉松,达到了97%的完成率。这个过程就是鼓励、激励、相互帮助、相互协同的过程。”

唯有坚持才能迎来转机

创业,对于乐华娱乐的杜华来说,其实是无奈之举。在就职的公司被盛大收购后,杜华产生了创业的念头:“成了便成了,不成就回去打工”。不过,现在的她将这个一手创立的公司“当做儿子在养”。

乐华娱乐创始人杜华。

创业之初,杜华总是很焦虑。焦虑的源头是对商业模式的不确定。天使投资只有200万,能让她试错的机会并不多。创业第一年,她想做艺人经纪、想做音乐,也签约了一些艺人,但那时很焦虑,因为所有的商业模式自己都看不清楚。2010年,公司的账上没有多少钱了,看不清未来路在何方的杜华去了一趟韩国。在看了super junior、bigbang的演唱会后她深受启发,韩国的k-pop影响那么大,能不能有中国的偶像团体,有自己的c-pop。

那一年,杜华在仅剩的60万中拿出20万做一个新的商业模式——在全国海选练习生。现在的人气偶像王一博、李汶翰、周艺轩便是在那时签入乐华娱乐的。签下王一博的当晚,杜华压力大到失眠,她不知道自己能否带这个13岁的小孩走向成功。不过,她当时给自己打气:一定要把这个事情做起来!

经过选拔,乐华娱乐在2014年推出了第一个组合uniq,成员包括中韩两国的练习生,从韩国推向市场。后来乐华娱乐又推出了女子组合宇宙少女。不过,杜华承认,当时遇到了困境,组合中3个中国人,10个韩国人,无法在中国市场活动。

转机发生在2018年,《偶像练习生》和《创造101》让乐华娱乐的练习生,也就是今天的乐华next、孟美岐、吴宣仪走上了舞台,也将乐华娱乐推到了大众面前。

杜华将这次转机归结于坚持。

被称为偶像元年的2018年,出现了数千家经纪公司成立男团和女团,其中也有不少公司融资三到五亿。这让杜华再一次产生焦虑:“为什么别人用半年一年的时间可以走完我十年的路?”不过,从2019年开始,很多公司面临倒闭,经纪公司变得不再性感。

在做艺人经纪的同时,乐华也曾进入过影视市场,投资过《致青春》《前任攻略》《老男孩》等影视作品,项目无一亏钱,这让杜华当时有点膨胀,觉得影视行业没有门槛,不过当影视行业出现寒冬时,乐华投资的片子都亏了。

当头棒喝。

杜华开始反思。她认识到做任何一个行业都需要怀着敬畏之心,“不能今天看到别人赚钱你就进去,明天看到那个人赚钱你又进去,所有行业都是有壁垒和门槛的”。

不过,杜华仍有梦想,她始终坚信中国的c-pop能走向世界,眼下娱乐产业的寒冬也只是暂时的,只要坚持,一定会等到复苏。

中超联赛预测万博app

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