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» 综合 » 正文 »

必赢竞彩·吴秀波怎么了?

来源:互联网      2020-01-11 10:29:15 热度1158

必赢竞彩·吴秀波怎么了?

必赢竞彩,1968年9月5号,北京永安里光华路的外交部宿舍楼里,一个男孩儿出生了。

这男孩儿他爸叫吴天波,是个外交官,他妈叫刘秀全,在药店里头当会计。俩人给孩子取名儿,一合计,干脆各取他俩名字里一字儿,叫“秀波”吧。

秀波跟他爸妈的关系远不如名字亲密。

时代摆在那儿,出生没多久就遇上“浩劫”,他爸要去贯彻《五七指示》,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,导致吴秀波都念小学了还闹不清爹长啥样。

多年后有人问他父子关系,他张口一首《北国之春》,“家兄酷似老父亲,一对沉默寡言人。”

忒寡言了,说话的次数一双手都能数得清,唯一一次身体接触,还是因为比试掰腕子。

他妈也忙,就把他寄养在他八姨家,日子长了搞不清谁是谁,开始管八姨叫妈,管八姨夫叫爸。亲爹来了他叫叔叔,亲妈来了他叫阿姨。

也不怪他,同是北京大院子弟,王朔十岁以前也不认识父母,管穿一身儿绿军装的人都叫爸。

这种寄养环境在一定程度上赋予了吴秀波自由散漫的性格,散漫中还透着一点儿孤单。你问他那时候都跟谁玩,他说“若干动物”,你问他最好的朋友是谁,他说挂在脖子上的一串钥匙。

©️童年时期的吴秀波

好在小学五年级那会儿,他同父异母的哥来了,比他大五岁,性子柔,俩人一晚上熟透。

有一天在外交部食堂,吴秀波被一熊孩子追着揍,当哥的看见了,二话没说就上去救。其实他打架根本没杀气,纯粹是为了弟弟。

吴秀波十年来头一回感觉有了寄托。

坏也就坏在这儿。

初中以后,哥俩儿成绩一个天一个地。

哥哥常年第一,刚打鸣就起来晨读,背完了单词背唐诗。

吴秀波睡得迷迷瞪瞪,有一回不知不觉把《琵琶行》给背下来了,还以为自己突然迸发出了智慧的火花,一寻思发现是半梦半醒间听他哥晨读记住的。

也就是为什么他英语不好,因为他哥背单词儿的时候他睡得最死。

后来干脆在课上看闲书,叫老师逮个正着,一脸的恨铁不成钢,“吴秀波,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,长得又不寒碜,也不比谁傻,这万一以后当了演员,人家叫你演个外国人,你说你怎么办!”

他自然不当回事儿,直到多年后拍[北京遇上西雅图],要说英文台词的时候,才恍然如梦中惊醒。

©️[北京遇上西雅图]

1980年,高考恢复的第三年,全北京的家长都在逼孩子考大学。

吴秀波他哥考得最好,朝阳区第一,全北京第二,光荣地被北大物理系录取。

自此,还在念初中的吴秀波最常听到的一句话就是,“你看看你哥,再看看你!”

嫌隙就这么生出来的,吴秀波还因此有了厌学情绪,经常逃课,一逃一礼拜,专跑到日坛公园看人家练拳,看完就给人下跪,说要拜人家为师。

学了两天转头儿就把同学的眼眶子打肿了。

到15岁那年,他干脆撂下一句“我不念了”。他爸没吱声,背对着他抽烟,吴秀波也习惯了,他甚至觉得自己跟这个爸没多大关系。

他脑子里根本没有“不懂就问爸爸”的概念,因为他爸不可能给他任何指导,只是沉默。

这更助长了他的自由散漫,辍学也不跟家里人商量,成天瞎晃悠,吊儿郎当、蔫了吧唧,没人管。

彼时,比他小一岁的王菲已经发行了一盘邓丽君翻唱磁带,叫《风从哪里来》。

比他小五岁的徐静蕾因为书法突出,都开始给赛特商场写灯箱了。

吴秀波觉得这么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儿,刚巧买了份《北京晚报》,瞅见铁路文工团正在招生。

全靠在日坛公园学的拳,打得还挺像样儿,评委是在[开国大典]里演陈毅的刘锡田,说“你留下吧”。

1984年,铁路文工团交给中戏代培,吴秀波的同学一下子变得花枝招展的,有傅彪、张涵予、张秋芳,还有后来在《还珠格格》里演令妃的娟子。

也就是这一年,他开始嗅蜜。

“嗅蜜”是新北京话,当然也没有多新,算是区别于王朔那一代的“拍婆子”。约莫年轻人觉得这词儿有辱斯文,就改叫“嗅蜜”了,都是泡妞儿的意思。

后来吴秀波上《晓说》,俩人都是大院子弟,聊嗨了,高晓松就问他第一次什么时候,吴秀波直言不讳:16。

还说自己有“三不原则”:不主动,不拒绝,不负责。

听得高晓松一脸羡慕。

©️吴秀波上《晓说》

说的就是1984年,具体谁不清楚,反正当时飘着雪,他牵着女友冰凉的小手儿,穿过长安街,从建国门桥走到复兴门桥,也从男孩变成了男人。

对于六零后来说,16岁确实早了点儿。

比他大两岁的王志文,当时正忙着考北电,跟徐帆同居也是20岁以后的事儿。

比他大五岁的姜文,满脑子都是怎么演好[末代皇后]里的溥仪,夜里躺床上都在跟姜武聊溥仪,就别提姑娘了。

至于高晓松,只比他小一岁,84年正在北京四中用功呢。而且人家念的是a1,第一尖子班儿。

这也就罢了,关键吴秀波老是一副自由散漫的劲儿,你觉得他好像从来不紧张,成天晃晃悠悠,洗个澡能洗4个小时,不知道的以为他洗肠子呢。

后来两个师兄跟人合伙开歌厅,找人报幕,就把他拽过去了。有天晚上,赶上一歌手发烧,吴秀波就大着胆子亮了把嗓子,没曾想效果不错。

自此学会了去歌厅走穴,高领毛衣、喇叭裤、蛤蟆镜、霹雳舞,一天能赚到惊人的100块钱,比在文工团里一个月70块钱可强多了。

©️吴秀波当时出的专辑《爱之战》,最终以11万被买断,他觉得自己牛大发了,“崔健才12万呢!”

但因为昼夜颠倒,早上起不来,《奥赛罗》在海淀剧场首演,他迟到40分钟,刘锡田只得代他上。

团长说“你这不行,给团里抹黑,你写个检讨吧”。他写了两万字,洋洋洒洒,深刻又诚恳。

团长大受感动,要他星期一到大会上念一遍,结果又迟到,等他到了人午饭都吃完了。团长黑着脸,“你说怎么办?”吴秀波低着头,“我辞职吧。”

好日子,真是好日子。

吴秀波回想起来,觉得退团以后到歌厅驻唱,那日子过得就跟诗人一样,“太美好了。”

碰上有钱的,将好几张百元大钞甩桌子上,要他把一首歌唱十遍二十遍,他一个月能赚小一万。

衣裳都从香港买,敢去全北京最贵的餐厅吃饭,吃完约人打麻将、赌台球,一气儿玩到一毛钱不剩,就再跑去挣,挣着了请朋友吃饭,花光了再挣。

沙宝亮说他是“京城夜场一哥”,“纵横和平house、台湾饭店、大富豪这些最著名的歌厅。”

俩人常约着到友谊宾馆游泳,吴秀波就戴一雷朋墨镜儿,“以看美女为主,以游泳为辅。”

但这都次要的,最要命的是,唱歌儿让他获得一种前所未有的受人关注的感觉。怎么讲,就好像当年考上北大物理系的人不是他哥,而是他。

也就是在这里,他碰上了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,一个是刘蓓,一个是高维那。

先说刘蓓。

©️[甲方乙方]里的刘蓓

刘蓓,演员,[甲方乙方]女主角,拍过《过把瘾》和《梦开始的地方》。那天她在歌厅过生日,点了吴秀波唱生日歌,发现他唱得一点都不热闹,特安静。

“在一个喧嚣的地方,他特别自我,他是一个可以当众孤独的人。”

吴秀波头一回听见“当众孤独”四个字儿,恨不能放框里裱起来。这一来二去的,俩人就熟了,刘蓓就把江珊、赵宝刚拉过去给他捧场。

一捧还真成角儿了,rolling wu就是他,全京城混夜场的都知道他。

就算不是北京人,来北京玩儿的,也会去和平house听他唱歌。

韩磊、韩红、黄格选、满文军都不如他。

有一年圣诞节,他收了1000束花,一束50块钱,收了再偷摸儿退给老板,能赚5块钱,1000束等于5000块钱,“是一个相当奇异和巨大的收益。”

所以黄格选说,“倒不是歌手里头唱功最专业的,但他绝对是最讨女孩儿喜欢的。”

这群女孩儿里头就包括高维那。

1987年,她14,他19,从台底下仰着头望他,“他穿了一件白衬衫、白牛仔裤,一切都白得晃眼,又无比温暖,太像我梦里的王子。”

此后就没了联系,再见面时,她17,他22,吴秀波觉得眼熟,但想不起打哪儿见过,只有对视。

对视完就看对眼儿了,也算是“有史记载”的第二个被“三不原则”搞定的女孩儿。

但两人聚少离多,期间吴秀波也不老实,四处拈花惹草,高维那假装没看见,她说“我坚信,任他有再多风花雪月,也终将逃不过我的爱情”。

©️左一高维那,右一吴秀波

1998年,吴秀波30岁,某一天恍然发觉,身边的同行都离开了,好几家歌厅都关门了。

他硬着头皮流连了两年,歌厅里的人说他有一种很垮的劲儿,好像窝在沙发里的懒骨头。确实懒,我说的不是行为,而是思维。

他安于现状,喜欢一成不变,只要翻跟头有人给钱,他就能一辈子翻跟头。反正饿不死就行了。

后来近乎失业,没收入,就跟高维那合伙开美容院、服装店、发廊、酒吧、饭馆子,都不赚钱。

也就是这会儿,吴秀波学会了作戏。

他决定把店都卖了,来谈的有大学生、做生意的、一直干这行的,他遇着什么演什么。

“有时候戴眼镜儿,有时候穿风衣,人问为什么卖店啊,我说要移民。一会儿加拿大,一会儿澳大利亚,各种想辙,结果都卖掉了,还赚了不少。”

他是个演员,从根儿上就是,早晚他得认。

©️吴秀波开的发廊店

可高维那不乐意了,觉得他像个生意人。有一天她做了炸酱面,他吃面,她擦地,刚擦干净他掉一根儿,埋怨一句他又掉一根儿,随即一通大吵。

2002年,她29,他34,俩人分手,但肯定不是因为炸酱面。高维那说,“分手的理由是我们永远的秘密,我会带进坟墓里。”随后她定居西雅图。

其实不说也能猜出个大概。

这边厢刚分手,那边厢吴秀波就扯证了,太太叫何震亚,圈外人,奉子成婚。没错,就是闹出陈昱霖的事儿以后,发声明出来袒护老公的人妻。

没猜错的话,应该就是吴秀波和高维那在一起的时候,没管住胯下二两,出的一场意外“事故”。

跟陈昱霖、高维那都“三不原则”惹出来的祸。不同的是她怀上了孩子。

©️吴秀波和高维那

在我国,多数人的婚姻都始于意外怀孕,而不是什么爱情。所以多数人都不幸福。

靠怀孕留住男人就跟靠打折留住顾客一样,都不是长久之计。

好歹吴秀波收心了,儿子的出生让他瞬间感到了养家糊口的责任,就去找了刘蓓,进了演艺圈。

2009年,41岁的吴秀波演了《黎明之前》那个本属于张嘉译的角色,一下子火了。

里头有一场戏,他要用手砸方向盘。为了逼真,他握着拳头玩命地砸,硬生生砸到骨折,眼里透出一种跟他一直的自由散漫完全相悖的狠劲儿。

应该是不小心暴露出来的,很动物性。

导演刘江指着监视器,对身后的摄像师说,“一个新的偶像就要诞生了。”

©️《黎明之前》,吴秀波砸方向盘的戏,怀里躺的是海清

果不其然,《追捕》、《请你原谅我》、《心术》、[北京遇上西雅图]、《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》,他玩命演戏,接剧本接到手软。

再后来的事,大家也都知道了。

他爆红,闹绯闻,先后跟海清、唐艺昕、蓝盈莹、何蓝逗暧昧不清,还被狗仔卓伟爆出来连未成年少女都不放过。

就好像又回到了80年代在歌厅嗅蜜的日子。

只不过现在不叫嗅蜜了,叫“戏果儿”。

©️从左到右依次为唐艺昕、何蓝逗、陈昱霖

后期还爆出吴秀波和汤唯、张芷溪等都有过纠缠不清的关系

说这些没旁的意思,就觉得他现今发生的所有事儿都不是一夜之间变成这样的。

打小的自由散漫让他出轨陈昱霖,卖店练就的作戏本事让他给人以佛经洗脑,拍《黎明之前》暴露的狠劲儿让他成了王思聪嘴里“坏得让人害怕的逼”。

可见人生这回事儿吧,它是有伏笔的。

苟各资讯

推荐阅读: